丝袜爱好者 丝袜爱好者 ,开心人人网 开心人人网 ,无毒的h网 无毒的h网

发布日期:2021年05月17日
微信公众号手机站

地矿文化
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地矿文化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地矿文化

爱的信诺
来源:管理员     所属分类:地矿文化     阅读次数:221 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01-20

    一眨眼母亲回关中老家快一年了,母亲想娃了,偶尔一个周末打来电话说:“娃呀,屋里啥都好,我身体也好,没有啥我就挂了啊,不要浪费电话费哈……”我还没说两句,母亲的电话就挂了,那一刻我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。


    父亲去世20年了,按照遗愿过3周年时要把骨灰安置在老家,母亲年事已高,汉中由于气候较好,前几年被我接到汉中来不知不觉就4年了。去年国庆节女儿结婚在关中老家待客,母亲随我们回到了久别4年的家乡,由于晕车喝完晕车药就一路睡觉,到家下车时看着变化的村子和邻居们兴奋的像个小孩一样。给娃办完招待,母亲要留在老家住一阵子,我们就回了汉中。


    在信息发达的今天,网上聊天成了时尚,有时正忙着,母亲用弟弟的手机让发个视频看看,患眼疾的她要把手机拿的特别近才能看见我们,花白的头发一根连着一根,但是心与心在那一刻是多么近啊,还不停叮嘱我别累着,吃饭注意点……那种亲切可叫人肝肠寸断,父母对儿女的关爱是无私的,是用任何一种文字都难以形容的,这种关爱甚至超越他们自己的生命。我小的时候,农村搞大生产那阵,每逢三夏大忙之际,父母为了多挣点工分,多分点粗粮不至于叫我们饿肚子,当生产队长拿起锤锤敲响了傍晚上工的大铁环时,父母便把我们三兄弟放在家里,把大门在外面锁好,我带着两个弟弟边讲故事,边等父母。一直等到夜里两点多,父母回来我们浑身是土和泥巴,都已经趴在门墩石头上呼呼睡着了,我醒来时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,隐约看见坚强的父亲取了草帽,眼里噙着泪花在转圈,母亲抱着最小的弟弟在不停哽咽着……现在到了自己为夫、为人父,家里大小的事情都得自己扛,才理解了当时父母的心境,时常我在想啊,能把同样的亲情和爱传承给自己的女儿,也使她在自己人生的道路上,把人生多边的这块石头在生活和岁月的碾缸里磨掉棱角,才能算得上成熟了,也能懂得做父母的爱心。


    寒冬十月,野外钻探由于冰冻停止了作业,父亲从野外钻机收队回到了家里,记得小时候会给我们带好吃的面包,麦乳精,洋糖,这些东西那阵在农村都没有见过,临近过年了我们都问父亲:“过年给我们做啥衣服,我们都想要一双解放鞋。”父亲用那双带着淡淡忧郁的眼睛看着我,眉头紧蹙,半晌不说话,我又问母亲,母亲也叹了口气:“娃呀,早着呢!放心吧,妈一定为你们都做新衣服,买解放鞋哈……”我揪着的心放下了。后面的日子里父亲天麻麻亮就出门了,去5里地外的砖瓦窑做工,为了一天能多挣5元钱来满足我们一点点要求,父亲信守心中爱的承诺,在他的人生经历中,身为父亲的他既是农民,也是工人,四季交替,变换着各种角色,支撑着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,每每想到这里,都给我很大启发,对于爱,那一霎间,我明白了许多许多……


    渴望过年,是我孩童时期的念想,为的是能吃好的让胃换换环境,那阵几乎都是孩子奢侈的梦想。在物质不富裕的计划经济年代里,农村家家的条件十分艰难,我们靠父亲在单位发的布票能穿上一件迪卡布做的中山装,于是都十分盼望过年能早日到来,缘由是与父母约好穿上一身新衣服、吃一次团圆饺,带着我们可以到县里乡里去走亲访友。现在看来这些想法是有点滑稽,因为现在党和国家的政策好了,老百姓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,现在过年,身处他乡的我期盼的是回去能在父亲的坟头说说自己的心里话,陪着父亲再抽一根带把的纸烟,能多陪陪孤独的母亲,也实现做儿女的心里爱的信诺。


    又是一个周末,我打电话问母亲:“娃想你了,我什么时间接你来汉中?”母亲好久没有说话,最后电话那头母亲低沉的说:“妈也想妈的大和妈了,屋里亲戚多,叫我多转哈,去的时候我再给你电话吧……”挂了电话我顿时泪奔,父母亲对自己的父母、子女、大家庭和小家庭爱的信诺坚守了一辈子,相互顾忌彼此的感受,虽然他们都没有多少文化,但和现在兴起的“感恩”教育来讲,是把实践放在了面前,为此我悄悄的走向阳台打开了水龙头洗了把脸,生怕孩子看到了难堪……


    不同的年代,流行的东西也不一样。偶尔看到网上图像签名:“父母给儿女买东西的时候,儿女们笑了;儿女给父母买东西的时候,父母哭了……”这就是父母无私的爱,感动着天和地,既平凡而又伟大,他们最大的期盼就是和儿女们团团圆圆的,“子欲孝而亲不待”的遗憾是父亲已经离我们远去,空闲了总想回到母亲的身边去,不为别的,只想起母亲为我们操劳了一辈子也老了许多,让她能感受娃们的亲情和关爱,也是我们心里最大的慰藉……


↑上一篇:脱贫排头兵
↓下一篇:家风廉政